笨鸟先飞国奥强化体能 将重点安排高水平热身赛

尽管在巴黎男足奥预赛分组揭晓之后,各界普遍认为中国国奥队面对日韩基本属于出线无望,但并不等于球队会就此放弃。相反,国奥已经在上海提前展开冬训。之所以如此早展开冬训,还是希望球队以“笨鸟先飞”“勤能补拙”的方式来作最后一搏。未来一段时间里,强化体能、多安排高水平热身,将是国奥队的重点工作。

按照球队此前的集训计划,国奥在11月11日展开集训后,将一直训练到12月6日才结束。这期间,除了与来访的塔吉克斯坦国奥进行两场热身赛之外,还准备与浙江队进行热身赛,其中最后一场安排在12月5日。因为浙江队要征战亚冠联赛小组赛,希望保持一周一赛的节奏,在12月12日客场对阵墨尔本城之前正好与国奥队进行热身。而国奥队在打完这场热身赛后也将暂时解散,然后在12月下旬再重新组织集训。

不过,在11月的第七期集训展开之后,国奥队队员的身体情况相当不理想。在打完与塔吉克队的热身赛后,主教练成耀东也明确表示:“队员的身体情况达不到比赛要求,很难坚持90分钟比赛。”也正因为此,国奥队教练组经过研究后,决定调整备战计划。即在打完与塔吉克队的热身赛后,随即转战杭州,与浙江队进行一场热身。,因为浙江队需要在出战武里南联队的亚冠小组赛之前需要进行一场热身赛,以找到比赛的感觉。国奥队虽然1比4失利,但也是为满足浙江队的需求,扮演了“陪练者”的角色。

在11月24日打完与浙江队的这场热身赛后,国奥队便宣告解散,大部分球员有6天左右的休息时间。从11月30日开始,国奥队便展开第八期集训,并将最初的集训时间从三周延长至四周。这期间,除了继续完成12月5日与浙江队的热身赛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进行体能方面的储备,而且在集训后期还希望能够尽可能的安排国际热身赛。目前,中国足协正在积极物色对手。

之所以选择在12月下旬结束此次集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考虑到国内各俱乐部在12月中下旬将陆续展开冬训,不管俱乐部一线队是否会更换教练,球员都需要在新赛季之前的准备期中去争取一个主力或主力替补的位置。所以,俱乐部的冬训对球员而言也很重要。国奥队教练组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在12月下旬决定结束冬训,让球员返回各自俱乐部去继续参加冬训。在明年1月中旬左右,国奥队将重新组织集训。因为明年1月12日将在卡塔尔展开2023亚洲杯决赛阶段比赛,亚洲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联赛都将暂停,而众多国奥队也将利用这段时间组织展开集训,所以,国奥队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来参加一系列国际热身赛。

国奥队员的身体情况不理想、状态不佳,很大程度上与过去一个赛季所打的比赛少有关。实际上,这与2023赛季的中超联赛取消了“U23政策”有很大关系。

结合入选此次国奥集训名单的27名球员联赛出场情况来看,在2023赛季中,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来自中甲球队的适龄球员在联赛中的出场次数和时间普遍好于效力于中超球队的球员。在效力于中超球队的球员中,只有深圳队的前锋杜月徵出场时间最多,累计出场26次、出场时间达1406分钟。但是,考虑到深圳队的实际情况,如果不是因为俱乐部深陷财政危机、无力引援,球队不得不以年轻球员为主出战,恐怕杜月徵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出场机会。但对杜月徵这样一位年仅18岁的年轻球员而言,却较同龄人获得了更多的提升和锻炼机会。

除此之外,只有一名国奥球员在中超联赛的出场时间超过1000分钟,即此番暂时没有进入27人名单中,来自成都蓉城的门将蹇涛,累计出场11次、出场时间达1101分钟。而其余球员中,出场时间最多的是来自天津津门虎的边后卫杨梓豪,累计出场9次、出场时间为736分钟。其次则是来自北京国安的乃比江,累计出场12次、出场时间为655分钟。

来自武汉三镇的陶强龙则算是出场次数最多的,参加了中超联赛的一半场次即15次,但累计出场时间只有554分钟。至于其他效力于中超联赛的球员,出场情况就更不用多说了。于是,问题便随之而来:指望着这些年轻球员在如此有限的时间里,提升自己的技战术能力和水准,还要应对大赛中的压力,更要在亚洲范围内与当今亚洲最强青少年进行对抗,这显然是很不现实的。哪怕是再高水平的世界级大牌教练,恐怕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当然,相比而言,效力于中甲、中乙联赛的适龄球员的情况要好很多,像奥预赛之后被召入队中的向余望,代表重庆铜梁龙征战中乙联赛,是所有国奥球员中出场时间累计最多的,达到1888分钟,而且进球数、助攻数也是最多的。但众所周知,中乙联赛的水准无法与中甲相比,更不可能与中超同日而语,而中超联赛的节奏、对抗以及强度和亚洲更是无法相比。于是,哪怕再多的中甲、中乙适龄球员入选,对于国奥队整体水准的提升帮助究竟有多大?

2023赛季中超联赛是中国足协取消“U23政策”的第一个赛季。对于“U23政策”,近年来一直都在国内存在着争议。但是,取消U23政策之后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原本在2022或2021赛季中,受益于这项政策而获得联赛出场机会的这批巴黎奥运适龄球员在过去一个赛季中,出场次数与出场时间整体呈大幅度之势是非常明显的。最典型的就是成都蓉城的两名球员胡荷韬和木塔力甫。

2022赛季,因为有U23政策,胡荷韬和木塔力甫累计出场23次和22次,累计出场时间为1350分钟和1320分钟。这两人曾被认为是2022赛季最大发现,甚至蓉城主教练徐正源都被外界评价挖掘新人有方。而原2003年龄段U20国青队也因为有这两人的突然冒出而成为受益者,他们成为了今年乌兹别克斯坦U20亚洲杯时的主力球员,且表现获得了球迷认可。

但在今年,因为没有了“U23政策”,成都蓉城更愿意用老队员。于是,胡荷韬累计出场就只有7次、累计出场时间为211分钟;木塔力甫则累计只有10次出场、累计出场时间为376分钟。这两名球员的竞技状态也随之一落千丈。今年上半年,国奥队前往克罗地亚和比利时拉练之前,国奥队征求俱乐部意见,是否会在新赛季中使用这两名球员时,俱乐部直接就放行了。而在上半年的欧洲拉练期间,这两人的状态和表现相当出色。但随着6月回国后,两人状态逐步下滑。更重要的是,徐正源身为主帅所引进的韩国外援恰好是胡荷韬所司职的位置。在没有了U23政策的情况下,徐正源又有什么理由去为中国足球培养一名有潜质的新人呢?这恐怕才是问题的根本。

类似的还有陈宇浩。2022赛季效力于武汉长江,在U23政策下,获得了累计28次出场、1793分钟的出场时间;而今年转会至武汉三镇后,仅仅只有累计8场、共433分钟的出场时间。去年是在中国本土教练的指挥下踢球,今年则是在日本教练的指挥下踢球。

当我们的近邻韩国联赛执行相关的U22政策时,当日本联赛也在2023赛季推出U21球员使用奖励政策时,中超联赛却取消了U23政策。于是,中国的年轻球员凭什么去和韩日球员竞争?的确,中国的年轻球员原本就质量不算很高,需要更多的比赛来提升自身的技战术能力和水准。但至少在2023赛季取消了U23政策后,年轻球员的出场次数和出场时间呈现大幅度下滑的轨迹异常清晰。但与此同时,中超联赛“老龄化”的趋向却是越发明显。那么,年轻球员究竟应该怎么办?这显然需要中国足协拿出更有效的办法。

如何增加年轻球员的联赛机会?这是中国足协这个层面需要拿出解决办法的问题。而对国奥队而言,面对4个半月后开始的奥预赛,只能是采用突击的办法,即“早集中、强训练、多热身”。

具体说来,就是国奥队此番展开集训后,将首先展开高强度训练,尤其是体能方面需要全面强化。在个人技术、整体战术素养等短时间内恐怕很难再有大的改进和提高的情况下,球员的体能是可以突击与强化。在刚刚结束的U17世少赛,代表亚洲参赛的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唯一一支杀入八强的队伍。其中,在1/8决赛中,乌兹别克队2比1击败夺冠热门英格兰而杀入八强。一个值得注意的情况是:在本场比赛中,乌兹别克90分钟内的跑动距离为133公里,是整个世少赛期间一支球队单场跑动最多的队伍。面对实力超过自己的对手,何以战而胜之?用多跑来弥补技术、战术上的不足,乌兹别克少年队已经交出了漂亮的答卷。

那么,对整体实力和水平强于自己的韩国、日本、阿联酋,中国国奥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难道还有比以弱胜强更好的方式?更何况,中国足球近年来最缺的是什么?就是“缺练”!所以,强化突击体能,成为本期集训的一大重要科目,恐怕并非无的放矢。所以,从集训第一天开始,国奥展开一日两练、部分球员甚至是三练,恐怕再正常不过。

另一方面,国奥队教练组已经明确提出:希望能够在明年奥预赛展开之前,至少安排15场到20场高质量、高水平的国际热身赛,平均一名球员至少可以打10场左右。这恐怕也是为了弥补球员过去一年中比赛不多所留下的缺憾。

面对“死亡之组”,中国国奥队不可能放弃,更不能坐以待毙,还是要想办法去尽可能解决问题、提升战斗力。“笨鸟先飞”虽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也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手段。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