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良一哭芒果怂了

芒果台没想到,集齐70后、80后、90后、00后全年龄段的一盘情怀杀大杂烩,最后竟是镜头少得可怜的徐良撑起KPI。

节目中排名倒数的徐良,网络票数一骑绝尘,以600w+票断层第一,比第二名票数多出4倍,前十加起来都没他多。

“三巨头的时候,觉得听他们的歌很丢脸,现在才发现丢脸的是那些年不敢正视喜欢的青春。”

“三巨头”的光环黯淡后,三人极力想甩掉“网络歌手”的标签,或是对抗,或是逃避,或是不予理会。

90后也在努力遗忘那段让人脚趾扣地的黑历史,非主流、QQ空间语录,连带着三人的歌曲也一并被丢到青春的垃圾桶里。

“三巨头”成为过去式,曾经称霸音乐榜的三人,如今各自走向不同的道路。

90后也终于敢正视那段不成熟的经历,每当三人重回大众视野,总会高声呼喊着“爷青回”。

十年间,不管是许嵩、徐良、汪苏泷三人,还是90后,我们都走在与过往从对抗、逃避,最终到和解的路上。

2006年,安徽医科大学一名大二学生将创作的原创歌曲上传到网络,作者一栏填写的是Vae。

一首《玫瑰花的葬礼》推出后大受欢迎,不少人开始搜索这个年轻人,“许嵩”的名字渐渐显露出来。

许嵩也因此入围当年的“年度十大歌手”,和他同在一个榜单的是已经出道多年的李宇春、张杰、张靓颖、凤凰传奇。

次年,沈阳音乐学院的一名大学生带着《小星星》《不分手的恋爱》《三国杀》等歌曲杀出重围。

另一位青岛科技大学的一名美术生半路出家,跨行到音乐领域,学了八个月音乐后,他给40块钱的麦克风套上5块钱的罩开启音乐之路,演唱的第一首原创歌曲《胸前》爆红网络。

因为在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时期,他们的歌依然能横扫榜,动不动就屠榜,专辑播放量轻松破亿。

巅峰时期,许嵩、徐良、汪苏泷轮番登顶热门歌手榜,常常将周杰伦、陈奕迅、林俊杰等前辈挤到后面。

“我出门的时候,只要是经过台球厅、小卖部、理发店,凡是人均消费不超过20块的地方,都能听见我的歌。”

正处于学生时代的90后,在珍藏的歌词本上密密麻麻记下他们的歌曲,歌词本在班里争相传阅。

“‘三巨头’唱过写过很多耳熟能详的歌曲,但是有一点很奇怪,大家都不愿意承认听过他们的歌。”

虽然三人在音乐排行榜上,将一众乐坛前辈狠狠甩在身后,但在当时,他们被冠以“网络歌手”、“非主流”的标签,始终游离于主流之外。

互联网将他们捧上神坛,热度褪去后,“网络歌手”的标签随之成为他们的负担。

他试过很多方法让大家看到他和他的音乐,例如参加各个音乐综艺,可结果都不尽如人意,“很努力在做舞台,就是去哪里都被淘汰”。

他铆足了劲儿展现自己的音乐,像放学回来给妈妈炫耀新知识的小孩,拼命寻求认可。

2019年参加《我是唱作人》,汪苏泷不断挑战自己认为实力最强的梁博,连败两次,反而越挫越勇。

节目中,他借此写出一首《不服》当作出口,将大众多年来对他的质疑和否定通通发泄出来:

他保持着每年发专的节奏,不断尝试新的风格,从古典到爵士,从复古到电子,拼命想和先前小情歌的形象做切割,但都反响平平。

事实上,他不喜欢“证明”这个过程,但他又不得不承认,“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证明自己”,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会被认可。

因《断桥残雪》《清明雨上》《庐州月》《半城烟沙》等脍炙人口的中国风歌曲,他一度被乐迷称之为“小周杰伦”。

许嵩早期曾翻唱过多首周杰伦的歌曲,还当过杰伦网的版主,歌曲风格不可避免地受到周杰伦的影响。

“全国都在学习雷锋效仿雷锋做好事,那全国人民都是愚众了?你学雷锋旨在提升自己,可你终归还是你,成为不了雷锋。”

“他们想要证明自己长大的话,就是否定我,也就否定了他们那个曾经不成熟的自己。”

如今,汪苏泷不想再纠结标签与否,不想再在意外界的看法,不如“放弃挣扎,快乐爆炸”。

近几年,汪苏泷转换赛道,创作出多首影视剧OST,《年轮》《一笑倾城》等歌曲接连爆火,仿佛回到当年的盛况。

同时,他参加超过30档综艺,节目中他的高情商,以及极具综艺感的造梗接梗,让他刷足存在感。

最重要的,他依然热爱音乐,即使不赚钱,出新专的脚步也没停下,今年,汪苏泷还举行了巡回演唱会。

“从二十岁起,我的青春时光全都投入到创作中,除了少数舞台时刻,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是一个幕后人士,我非常享受那样一人一世界的创作空间。”

专辑不再呈现过多的“风花雪月”,而是加入他对社会的深度思考,为底层发声。

即使这种严肃的风格并没能让他像从前那样大火,甚至石沉大海,他依然选择不违背内心意志,秉持着“我有大海,不赶浪潮”,越唱越勇。

《全球变冷》提倡人与人之间多一些爱与关怀;《违章动物》直指;《大千世界》借叙利亚战争倡导世界和平…….

尽管无数歌迷朋友希望看到他高调翻红,但他似乎并不为所动,他用歌曲回应外界的期望:

徐良选择在自己的舒适圈里发展,成立一家公司,主攻网络爆款音乐,如今,他的公司已经发展为全国最大的爆款音乐公司。

《善变》《就忘了吧》《从前说》《我会等》《不甘》等等全都是徐良公司制作的音乐作品。

“十几年前我听的网红歌曲是徐良写的,十几年后我听的网红歌曲还是徐良公司写的。”

此前,腾讯音乐十大热歌榜一公布,被外界群嘲“华语乐坛完蛋了”,其中就有徐良公司的作品。

曾经,徐良很介意“网络歌手”的标签,如今的他已经学会自洽,他可以无比自然地说出他们制作的网红爆款歌曲,和歌手的歌曲之间所谓的界线:

“和艺人唱的歌不同,艺人的歌是让所有的人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在做的音乐是给别人提供情绪价值,创作有一定的方法,相对没那么理性。”

虽然爆款歌曲常常以片段的方式传播,但徐良对歌曲创作的态度却从未有过敷衍。

他坦承自己是一个内容控,会精雕细琢每一句歌词,每一个音节,当年那首《客官不可以》,实际上录了100多遍。

阳春白雪如何,下里巴人又如何,既然爆款歌曲能爆,就代表它曾击中过很多人的内心,能为他人提供情绪价值何尝不是一种成功呢?

如今徐良重新回到舞台,一方面是为了完成自己想唱歌的心愿,另一方面想给大家的青春一个交代。

作为90后青春的一部分,他想站出来证明自己能披荆斩棘,这么多年来,他没有消沉,没有停止脚步,而是在和大家一起成长。

当他们三人摘掉“三巨头”的光环重回大众视野后,我们才发现青春没有被辜负。

虽然三人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但相似的是,他们都有在好好守护我们的青春,非主流的从来都只是那个时代而已。

之前,网络上曾出现一个对比:妈妈辈的青春时尚靓丽,00后的青春精致华美,只有90后的青春是土里土气的杀马特。

前两年,许嵩、汪苏泷接连登上B站的毕业歌会,再加上徐良登上披哥舞台,每一次,评论区和弹幕都会被“爷青回”铺满。

90后终于不再吝啬表达自己的喜欢,勇敢承认自己的青春曾有过他们,坦然接受自己不完美的青春,同时,也与当年不成熟的自己握手言和。

不管向后看还是向前看,每一段人生都是宝贵的成长经历,每一段人生也都值得铭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